新冠疫情长期化,企业·家庭债务恶化,新兴国家金融不确定性风险增加

By | 2020-09-14

巴西俄罗斯等新兴国家将出现大幅负增长

World Economic Situation and Prospects 2020

据分析,后新冠时期金融不确定因素主要有企业·家庭债务恶化、新兴国家的金融不确定可能性等,如果经济活动再次受到2轮疫情的制约,那么将会受到巨大的冲击。

据韩国金融研究院的《后新冠时期金融不确定性因素和新冠疫情第二次流行带来的风险》报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主要国家中央银行指出,新冠疫情的长期化,可能引发的主要金融不确实因素有企业和家庭债务恶化,新兴国家金融不稳定的可能性等。

另外,报告还担心,如果今后新冠疫情第二次大流行,经济活动再次受到制约,政府、企业、金融部门将遭受‘无法偿付风险’的冲击。

担心企业投资损失和家庭债务风险

IMF《Global Financial Stability Report》和主要国家《Financial Stability Report》共同指出,今后可能发生的风险因素为企业·家庭债务恶化和新兴市场国家金融的不确定性。

企业部分,据报告预测,企业的信用风险将会提高,特别是在超宽松的金融环境下,急速扩大的高风险信用市场的投资损失有可能扩大。

随着金融公司的信贷纪律得到缓解,高杠杆的高风险公司债券发行量增加,‘投资级’(BBB以上)的债券发行人随着企业的信用等级下降,担心较低的投机等级的堕落天使债券规模可能会增加。

家庭领域,虽然面临新冠疫情危机,但由于各银行采取了延期还款等措施,与企业相比,风险相对较低。

但据报告分析,由于疫情第二次流行,失业率上升和随之而来的家庭收入减少长期化等,家庭债务风险很有可能会提高。

担心新兴市场国家货币价值下跌,资源价格下跌等风险

对于新兴国家的金融不确定性,特别是对巴西、俄罗斯、南非共和国、土耳其、墨西哥等确诊病例较多,而且从经济层面来看,预计会出现大幅度负增长的国家,非常担忧。

如果新兴市场国家的疫情长期持续下去,资本流出和随之而来的货币价值下跌将导致急速的通货膨胀及外汇债务偿还压力,而且随着全世界需求的减少,资源价格的下跌也会产生负面影响。

相反,报告认为,亚洲新兴市场国家感染病例较少,国家财政和外汇储备也相对良好,因此金融确定风险不大。

金融部分,虽然有“第一次流动性危机冲击在一定程度上得到了平息”这样的评价,以及主要发达国家已经摆脱了最坏的情况”这样的乐观论,但是专家们对未来世界展望的看法却出现了分歧。

IMF或主要国家的中央银行担心,如果今后疫情蔓延加剧,经济活动再次受到制约,政府、企业、家庭、金融部门将遭受无法偿付风险的冲击。

报告对此分析称:“如果新冠疫情第二次大流行加剧,政府和公共部门的债务压力增加,经济停滞长期化,将导致企业业绩恶化,家庭收入减少将导致家庭债务偿还能力下降,低利率环境长期化导致银行部门的收益性恶化,由此,可能导致金融中介功能衰退。”

“也有部分预测称,即使新冠疫情第二次大流行加剧,政府和中央银行的积极刺激政策和治疗剂、疫苗的开发也在取得进展,因此不会像第一次大流行当时的冲击那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