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强化出口管制法,韩国国企业需全面检查

By | 2020-11-12

提供总部信息时需检查是否违反规定,包括原材料、半成品、中间材料第三国出口限制范围 

由于中美贸易纷争及现行出口管制制度和法规长期以来不完善,中国修订了出口管制法。 

据韩国贸易协会发布的《中国出口管制法的主要内容和启示》报告,中国为了完善出口管制制度的法律依据和推动制度的现代化,公布了2016年《出口管制法》立法计划,通过公布草案和三次审议,将于2020年12月1日开始施行。 

此前有人指出,中国出口管制制度存在上位法依据不够充分、制度的准确性不足、法律体系不完善等问题。 

1994年中国制定了对外贸易法,随着最近中国在航空、AI、大数据等高技术领域的急速发展,制度跟不上现实等问题仍然存在。 

也有人认为,新出台的《出口管制法》的背景是美国最近对华为制裁等中美贸易摩擦的结果,未来根据中美纠纷程度,将决定该制度应用的可能性。 

有分析指出,部分条款为中美贸易发生摩擦时,采取报复性措施提供了法律依据。 

出口管制对象除传统的军民两用物项、军品、核外,还将其他与维护国家安全和利益、履行防扩散等国际义务相关的“货物、技术、服务等”均纳入管制范围。

出口管制基本范围中规定从中国境内向境外转移管制物项,以及中国公民、法人和非法人组织向外国组织和个人提供管制物项,均受该法约束。运输和装载工具在第二次审议之前并没有纳入管制范围,但在最终公布的管制法中纳入了管制范围。

《出口管制法》包括五章49条,预计商务部将根据法律规定,进一步完善并适时发布管制清单和相关细节指南,但具体时间尚未确定。 

对清单以外的物品,《出口管制法》规定,经国务院或中央军事委员会批准,国家出口管制管理部门可以发布公告对出口管制清单以外的货物、技术和服务实施临时管制。临时管制实施期限届满前应当及时进行评估,根据评估结果决定取消临时管制、延长临时管制或者将临时管制物项列入出口管制清单。

出口管制清单和临时管制之外的物项,出口经营者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或者得到国家出口管制管理部门通知,相关物项可能存在危害国家安全和利益,被用于设计、开发、生产或使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及其运载工具,或被用于恐怖主义目的这三类风险之一的,应当经过许可才能出口该物项。

出口管制管理部门将根据▲国家安全和利益▲国际义务和对外承诺▲出口类型▲管制物项敏感程度▲出口目的国家或者地区▲最终用户和最终用途▲出口经营者的相关信用记录▲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其他因素等8个因素作出准予或不予许可的决定。

特别是经过3次审议之后,在国家义务之后,排在第二国家安全增加“利益”一词,并将顺序从第二位提到第一位。

出口经营者有义务提交最终使用者或最终用途的证明文件,出口管制部门将进口商和最终用户建立管控名单。

出口经营者必须向出口管制部门提交证明物品的最终使用者或最终用途的文件,相关文件应由最终使用者或最终用途所在国或地方政府机关发放。

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为出口经营者从事出口管制违法行为提供代理、货运、寄递、报关、第三方电子商务交易平台和金融等服务。 

同时,境内的组织和个人向境外提供出口管制相关信息时,不得提供可能危害国家安全和利益的信息。

因此,进入中国的韩国企业(外商投资企业)在提供总公司资料时,需提前检查是否属于出口管制相关条款。 

此次出口管制法将适用比现有海关法处罚更重的处罚标准。 

报告称,经由中国出口向外国出口管制物品,通过国境、转口运输、再出口、海关特殊监督管理区域(保税区、出口加工区等)和保税监督管理场所(保税物流中心等)向国外出口等也被纳入管制范围,随着出口管制法生效,出口管制对象、处罚行为、范围和强度都增加了,相关企业的风险也增加了。”

管制对象不仅包括货物,还包括服务、技术、数据等无形物品,不仅包括出口经营者,还包括向出口者提供相关服务的行为、向国外提供资料、出口管制滥用国家、外国的个人或组织等,都包含在管制范围之内,进军中国的韩国企业同属适用对象,因此企业需对出口项目、出口对象、最终使用者等进行全面的检查。

另外,需关注12月1日生效前后商务部发表的出口管制清单的具体内容和方向,在中、外商投资企业,如果提供海外(总公司)信息,就要提前讨论是否违反出口管制法,进口原材料、半成品、中间材料加工后出口到第三国时,同样也要注意管制范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