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妆品广告模式急剧变化···“新颖、有趣、亲切”

By | 2016-07-23

打破‘化妆品代言人=顶级明星’的公式6R8J4SpA9klhqsw4Q462Fh

反权威主义的21世纪,其中一个关键词就是定位和占据位置,在韩国的化妆品市场营销中,这样的潮流特征也越来越明显。化妆品行销宣传不仅引进了动画和漫画手段,还开始找来搞笑艺人或者综艺节目演员来做代言人,随着熟悉社交网站的年轻人们不断热衷于B级情趣,化妆品市场营销的中心也转移,这样的特征也越来越明显。

2014年Kim Boseong拍摄了悦诗风吟的‘义气皮肤’广告,迎来了事业的第2春,展现了最近化妆品市场营销领域中最独一无二的面貌。去年悦诗风吟的‘火山泥慕斯特工队’病毒视频,以新颖的创意成为热议的话题,所以今年7月1日又公开了第二季。反响依旧热烈。视频公开不到2周,Youtube的点阅量突破了500万次,瞬时间超过了第一季视频的累计点阅量(约372万次)。

漫画作家Jo Seok和I Malnyeon一起创作的‘FOREST FOR MAN ’广告漫画也认为热议的话题,涂了‘FOREST FOR MAN phytoncide all-in-one essence’之后虽然成了‘童颜’,但是公司职员们都涂了这款化妆品,都变成了童颜,主人公依旧没有升职,公司一切维持现状的搞笑内容登载在品牌脸书上、地铁屏蔽门上和电影院洗手间,广告界评价这样的市场营销手段都取得了成功。4月份和搞笑艺人I Gukju一起合作的气垫料理广告一经公开,短短3天,访问量突破100万,聚集了人气。

在愤怒的小鸟中出场的伊蒂之屋‘My Brows Gel Tint’,Heo GyeongHwan扮演的徐代理,上火的徐代理使用COOLOUD BEER系列’之后,即刻降低了头皮温度,给全身带来清凉的感觉。排除艺人用新颖的创意来决胜负的CLIO的‘Kill cover liquid founwear ampoule cushion’和Label young的‘Shocking Pack’ 等等靠创意制作的病毒视频如雨后春笋般涌现。

随着这种潮流的盛行,喜剧演员和搞笑艺人在化妆品广告、病毒视频和海报上出现已经成为稀疏平常的事。除了以上提到的例子还有Seo Janghun和THE FACESHOP的合作,Kang Gyunseong和悦诗风吟,Kim Suk和Yoo Jaehwan与伊蒂之屋,厨师Choei Hyeonseok、Mi Kael、I Wonil与ITSSKIN,Chang Doyeon、Yoo Sangmu和MAC,Park Narae与SK-II,Ra Miran与estee lauder,Yoo Seyun和A.H.C,Kim Yeongcheol和CAOLION,Kim Daeseong和ISOI,O Nami和AGATHA化妆品等等,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

过去,化妆品的广告代言人只会找俊男美女演员或者以偶像组合为首的歌手,但是随着化妆品模特只用俊男美女的固有观念被打破,长相平平的人被选为品牌代言人后销售额不断上升的情况也在不断增加。

代表性的例子是李光洙代言CLAIRESKOREA,去年9月份,CLAIRESKOREA在GUERISSON 9 COMPLEX霜’和‘九朵云霜’上印上了李光洙的脸,在网上限量销售,这项活动推出3天销售了3万个。

最近随着社交网站的普及和大众化,随着反权威主义和个人主义价值观扩散影响到了社会各个领域,化妆品领域尤其比其他领域更加敏感,所以化妆品的营销模式还将会持续受到影响。